浪花深处送证人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8-07】 【作者:/来源:湄洲日报】 【阅读: 次】【关闭窗口】

   “出发!”在高速摩托艇的引擎轰鸣声中,昨日,龙俊、谢晓勇从小日岛码头跳下船舱,并排坐定后,各自把肩头的黑色警务包由身后一侧扯到胸前位置,双手交叉叠放在上面。

  “海上可不比陆地,稍不留意,帽子、手机就会被风浪卷到海里。”龙俊说。他和谢晓勇分别是莆田市边防支队十八列岛边防派出所的户籍警和包片民警。这个2014年6月在小日岛挂牌成立的派出所,管辖鳌屿、小日、罗盘、赤山4个有人岛和14个无人岛,履行着沿海边防治安管理、船舶管理和户籍管理的任务。
  在小岛上,办一张证件、上一个户口,往往比陆地更费周折。渔船民搭船坐车赶班次,活脱脱就是海陆接力体能大比拼,一旦误了点还是白忙活一场。小日岛自从有了户籍窗口,渔船民在家门口就能上户口,周边小岛上的群众虽少了些舟车劳顿,还得自驾船舶前来录信息领证件。
  “不能满足坐台办公,还要主动送证进岛。”龙俊的想法得到了所领导的支持。事情看似简单,可落实起来也要做足准备,要提前敲定服务对象,要考虑涨退潮时段,还要联系雇船雇人。每次出海,单雇船费用就要花三四百元。“做群众工作,算的是民生账”。所长林一杨说。
  夏季气温闷热,摩托艇在海面劈波斩浪,像一枚织海的梭。座座小岛若隐若现,点缀在茫茫海面上。浪花飞溅,鸥鸟嬉戏,好一幅和谐美妙的风光画卷。龙俊说,海上景虽美,但身体遭罪。夏天,海水对光线的反射大,强烈的紫外线会把裸露的脖子、手臂晒黑,让人感受到火辣辣的灼痛感,没多久就会脱掉一层皮。到了冬天,出海送证,棉大衣裹在身上也抗不住海风刺骨的冷。有时一个浪头打在身上,整个人冻得直打哆嗦。
  “自己不方便甚至多吃点苦,图的是让渔船民方便不吃苦。”谢晓勇说。原本在西藏边防总队工作的他从雪域高原调回家乡莆田后,抱着“吃苦就是磨练”的想法,主动向组织提出下海岛工作。而潇湘子弟龙俊长期坚守在海岛上的户籍窗口,29岁还没有告别单身,他却说:“不着急,我还年轻。”
  随船的教导员朱风华说,在全体边防民警的心中,小岛就是他们的家,渔船民就是自家亲人。为亲人守好家园、搞好服务,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也很有职业成就感。
  看起来不远的岛与岛的距离,摩托艇却行驶了10多分钟。船锚泊,人上岸,沿着码头兴建的一排排高大楼房,显示出鳌屿岛渔船民的富庶。由于正值伏季休渔期,渔船大都回港,村道上铺满了渔网,有的渔民正利用空闲补网,码头上弥漫着温热的鱼腥味。此前已经约好,龙俊等人第一站就来到渔民林建峰家中,送上了补办好的身份证。在渔民杨加华家中,民警们放下了全村年审好的船民证,交待了发放事项,还做了治安情况调查。
  证件发放每一家,功夫茶就喝到每一户。民警们说:“上岛一趟不容易,警民坐在一条板凳上,有事说事,没事就聊生产,群众关系基础就这样慢慢建立起来了”。
  告别鳌屿岛的时候,晚霞铺满天空,海面一片寂静。这些战斗在浪花深处的年轻边防民警,坚守着那份青春执着,无怨无悔。